免税业大洗牌

界面设计

海南岛上市内免税店的红火,让上海、北京、成都这些“商业大佬”们似乎开了窍。继实业、资金争夺之后,地方“诸侯”打响第三轮经济竞标赛:分羹免税业。时隔30年后,免税企业也随之迎来了第三次大洗牌。

地方竞标赛

李克强总理视察浦东3个月后的7月3日,红色恋人maijing,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拥有全国首家保税区的上海综合保税区领命为大陆趟出新的红利区域。自由贸易港区,免税业先行。国旅一位高管透露,免税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免)浦东免税店将在自贸区28平方公里内落地,“总理对此很感兴趣”。

北京也不甘示弱,与中免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拟在朝阳区蓝色港湾开辟市内免税店,并计划在雅宝路商圈试行离境退税。

四川成都也在积极谋划,其旅游局副局长陈世安7月16日对外表示,成都将积极建立市内免税店。

日前,福建平潭岛也“加盟”离岛免税队伍。据海关总署批复的《平潭综合实验区监管办法》,岛内居民和游客在岛上的台湾小商品交易市场可免税购买粮油食品、土产畜产、纺织服装、工艺品、轻工业品和医药类等6大类商品,每人每日限额6000元。购物次数和产品种类上比海南岛离岛免税更为开放。

退税机构环球蓝联数据表明:2011年大陆游客贡献了欧洲奢侈品销售的一半。2012年人境外奢侈品消费更是达到了1836亿元。另据全球最大旅游零售商DFS称,其免税店销售额中有70%由消费者贡献。

经济的快速下滑,使得扩大内需成为政策导向,政府截留国人奢侈品消费外流的需求变得日益迫切。“‘八项规定’之下,今年旅行社这块将还是亏损。但一季度国旅39.4亿元收入,比2010年全年还多。其中三亚免税店10.5个亿收入,中免公司一半的收入来自三亚。”国旅前述高管介绍。

将国人对中高档品牌商品的消费重心转移至的好处,国旅全资子公司中免集团总裁卢路甚至拔得更高,“这也有利于促进国外品牌走合资、合作道路,使品牌商品生产权、定价权逐步回归市场。”

随着美中欧全部进入重税主义时代,“保税”“免税”魔力凸显。免税行业免除的是中央的关税、消费税和增值税,红色恋人maijing,无需地方政府“割肉”。在海关打击海外代购市场的配合下,地方政府对免税业青睐有加,更何况免税商品业务作为一个特殊行业可是标志着一个城市的开放程度。

去年至今,卢路频繁受到地方高层的拜访和邀请。“各级政府对免税业的发展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支持。”他说。

免税业垄断与反垄断

地方政府对免税与旅游零售协同效应虎视眈眈的同时,红色恋人maijing,也让央企与地方国企围绕免税店经营权与所得收益分配,再起波澜。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央政府曾对免税业做了整体计划,三大央企(出国人员服务总公司、中侨、免税品公司)分别服务出国人员、华侨和旅客,两个地方国企(深圳市国有免税商品有限公司、珠海免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经营所属特区的口岸和市内免税店,五方各安其位。

但很快深免和珠免掘利的冲动逾越了地域边界,自主采购、自主经营,红色恋人maijing,一度中山、佛山的人都开车排队到珠海购买免税商品。特区政府还通过招投标将免税业务出让给外商经营。

一场混战,促发中免1999年起领衔整编清理,对全国免税店实行“统一经营、统一组织进货、统一制定零售价格、统一制定管理规定”的“四统一”政策。

如今,中免在全国29个省、市,设立了涵盖机场、边境、市内等160多家免税店,号称世界上免税店类型最全、单一国家零售网点最多的免税运营商。但实际上,其市场地位相去甚远。

2000年前后,中免在北京、上海开设市内免税店,便遭遇了央企、地方政府之外的第三支力量——全球最大的免税零售业DFS(LVMH集团旗下专门运营免税店业务)的阻击。

日上免税行是DFS在的子公司,主要经营北京首都机场(T2和T3航楼)和上海机场(浦东机场T1、T2航楼和虹桥机场区域)机场免税店。

中免市内出境免税店执行的是“店内购买、海关提货”的模式,而日上免税行与首都机场、浦东机场签署了免税业务排他性合作协议,无法在机场的隔离区内为市内免税店设提货处,结果中免市内免税店关门大吉。

2011年国务院破30年之寒冰,允许成立海南省免税品有限公司试点离岛免税,DFS再次在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扮演店面设计、规划、供货等角色。

海南免税店的出现,让中免集团再次和北京、上海的商委、旅游委、区政府接触商谈离市免税业务,寻求重新扩张。

针对与日上免税行排他性协议的难题,记者获悉,重新成立的北京、上海市内免税店或将借鉴澳大利亚的提货模式:即市内免税店免税商品销售采取“店内埋单,店内提货并加封,过境申报”的市内店经营模式,可以适用于多种交通工具离境。另外,20152016年上海、北京机场免税店开始新一轮招投标,中免或将直接拿下机场免税店经营权。

对于当下各地欲效仿海南的心思和冲动,国旅前述高管表示,红色恋人maijing,管制不可能放松,国外知名企业也难进来,中免将继续保持垄断优势。“韩国免税业经历了‘垄断-放松管制- 竞争-寡头’的演变路径,表明集中化是行业方向。”

为方便出境再返境的游客购买免税商品,直接截留国人的境外奢侈品消费,红色恋人maijing,据悉,红色恋人maijing,中免将进一步打算收购“中出服”,抢占市内免税店这颗皇冠上的钻石。

中出服旗下现有北京、上海、大连、武汉、昆明等12家入境市内免税店,专门面向持护照的国家外派归国人员,自入境之日起180天内可购买一定数量的商品。

规模突破

虽然奢侈品消费额早已超过韩国,但2012年免税业规模还不到韩国的一半。

免税业体量高居世界第一的韩国,有大大小小10个免税店运营商。以市内免税店、机场免税店和离岛国人免税为核心的韩国济州岛自由城市项目是海南岛的发展标杆。

在韩国济州岛购物,用户只需要提前2个小时购买免税品(提前两小时在市内店购买,登机前货品被运到机场提货口,游客直接在机场提货登机即可),而到三亚凤凰机场提货,游客需提前6小时在中免三亚免税店购物,到海口机场需提前24小时,红色恋人maijing,运营效率的差距背后,反映的是监管、仓储物流之间信息对接的低效。

在渗透率指标上,三亚免税店的游客渗透率只有15.6%,购买率仅有7.8%,平均消费远低于韩国和欧洲。而韩国济州岛2006年游客渗透率就已达30%。

据韩国亚洲经济中文网7月23日报道,游客现已取代日本成为韩免税店购物主力。2013年受日元走低的影响,日本游客锐减20%至30%,而游客则以30%至80%的速度逐渐增加。

对此,国信证券分析师曾光解释,海南离岛免税竞争力薄弱原因在于,一是免税额度、次数、种类都低于韩日,海南岛免税店仅有18种类别的免税品,烟酒等也排除在外,而其他地区的离岛免税政策包含烟酒;二是目前仅允许机场提货,但是赴三亚旅游的人还可能通过邮轮、火车、私家车、码头等方式离岛。而韩国、台湾等地的离岛免税政策既针对飞机还针对轮船;三是市内免税店销售的免税品被视同有税商品,需履行漫长的检验检疫手续。如对香化类商品获批时间往往在半年甚至一年以上,直接影响了离岛免税店的新品上架速度和在售免税商品的种类。

以上问题虽然可以通过规模化经营逐渐克服,但受制于机场空间,单体店规模有限仍然是免税企业与免税巨头的最大差距。

海南的后续动作或将扭转格局。至2014年年底,海南岛投入使用的免税店总面积预计将近6万平方米,是韩国济州岛免税店总面积的4倍多。

中免集团总裁卢路大胆预计:到2015年,整个免税业将力争实现营收超300亿元人民币,超越英国和美国,成为全球第二的免税大国。但问题是,免税店运营效率只是冰山一角,签证、航空、娱乐等旅游配套是否成熟才是“冰山”的主体。对此,卢路鞭长莫及,只能望洋兴叹。

相关的主题文章: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755-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