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印度航展:繁荣与乱象

2018-01-02

号称“亚洲规模最大”的印度航展于2月中旬在本加卢鲁的耶拉汉卡空军基地盛大举行。

据印度亚洲社介绍,此次参展的战机多达72架,设置16个专业展馆,吸引了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余家参展商,其中印度公司270家、国外公司279家,主办方估计有超过10万人与会。

相比于那些刚刚富裕起来的国家,印度更乐于花钱搞军备,而且钞票多半花在进口上,使得各国厂商趋之若鹜。这也让印度航展在这个“购买力羸弱”的时代里象征着商机与开放,无论老牌航空大国还是新兴国家都努力在这个公共舞台上吸引目光,赢得一席之地。有些参加印度航展的欧美公司,甚至原封不动地搬来2016年底参加巴基斯坦“概念2016”防务展的展品。

美俄欧使出浑身解数

对航空工业来说,印度航展背后象征着第三世界国家对全球航空厂商的兴趣和看法,如何不被竞争对手超越,是各家参展商乃至参展国均挖空心思琢磨的课题。为了调动航展气氛,地主国印度全力以赴,印度空军派遣包括幻影2000H、苏30MKI、光辉MK1以及米25M、北极星等固定翼战机和直升机参展,还在时隔六年之后出动本国空军“形象大使”——特技飞行队进行高难度表演。该国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DRDO)则展出刚刚完成首飞的“塔帕斯201”大型军用无人机。

此前有传闻称印度打算换掉维护保养困难的幻影2000H,在本届航展上,多位印度军界要人否认了这一传闻,因为幻影机是目前印度空军“唯二”具备投掷核航弹能力的飞机(另一种是英法合制的美洲虎攻击机),而且它们兼具对地攻击和制空作战能力,因此作战编组要灵活得多。

观察印度航展,不得不紧盯展会主角——美俄欧三家。由于印度空军提出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新一代单发战斗机的需求,而印度海军也提出为第二艘国产航母“维沙尔”号(它将作为“目标舰”批量建造)采购新的喷气式舰载战斗机,预计金额超过150亿美元。虽然印度人素有“跳票”的毛病,但望着如此诱人的潜在大单,各家军火商无不奋勇争先。

美国厂商派出大量实机展示,重点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展示为印度量身定制的F16V战斗机,其实它在几年前的印度空军中型多用途战斗机招标(MMCA)中败北,原因是印度嫌弃该机在巴基斯坦也有装备,害怕泄密。但洛·马使出一记狠招,宣称如果印度要买,就把F16生产线搬到印度,反正自己未来全面转产F35,算是“各取所需”。

为了进一步吸引印军的眼球,美国另一大军火巨头诺·格公司发布了E2D预警机相关系统,该机与印度海军第二艘国产航母“维沙尔”号密切相关,因为按照美印政府间合作备忘录,美国答应对印转让电磁弹射器技术,为满载排水量6.5万吨的“维沙尔”号搭载固定翼预警机提供方便,而放眼世界,能够提供现货的只有诺·格的E2D。更重要的是,美国擅长“捆绑销售”,利用动力、航电以及指挥通信技术的垄断性,逼迫外国用户全套引进美国装备,只要印度人决定购买E2D,美国就不愁他们接下去引进包括F16V、F/A18E/F“超级大黄蜂”在内的战机,正所谓“请君入瓮”。

对于美国的心思,俄罗斯和欧洲厂商当然清楚,为此纷纷实施“突围”。航展第一天,俄联合飞机制造集团公司(OAK)代表就密集与印度国防部、三军高级将领会晤,探讨印军现役俄制战机的升级改造,同时为两国共同开发的第五代双座歼击机(FGFA)进行“任务对表”。至于眼前的生意,则侧重于向印度推销米格35歼击机,还有就是推动印度海军继续采购更多的米格29K舰载机。

2017年2月17日,印度耶拉汉卡空军基地,民众在第11届印度航空航天博览会上观看空军最新装备的陈列。印度Sarang飞行表演队还做了精彩演出。

反观欧洲厂商,则试图利用“技术转让”和“就地生产”来打动印度人,例如空中客车公司参展的A400M军用运输机就暗示能够在印度生产部分零件。瑞典萨伯公司走得更远,干脆向印度承诺,如果他们选择“海鹰狮”舰载战斗机,该机直接就在当地组装生产,甚至可以考虑转让飞行控制软件源代码。印度国防部一位高级官员说:“印度计划让海外公司充分竞争,促使最终得标者在印度本土建造战斗机生产线,指定印度民间公司为战略伙伴,入选者最终将列入政府间协议中。”

“印度制造”还在路上

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竭力推进“印度制造”,要求巨额军购必须回馈本国产业,推进自身军工能力提高。为了满足这一诉求,航展第一天,印度DRDO高调亮相了第一款由本土开发的全天候机载预警控制系统——“天眼”,DRDO主席克里斯托弗将飞机模型郑重地交给印度空军参谋长比伦德尔·辛格·德哈诺亚上将。

印度媒体宣称,该机能够探测来自巴基斯坦和中国的巡航导弹、战斗机甚至无人机。据《印度时报》报道,“天眼”项目耗资240亿卢比(约合3.58亿美元),核心是具有240度视角的相控阵雷达,天线采取类似中国空警200预警机的“平衡木”布置方式,能够对监视区域中的威胁进行侦测、识别和分类,并作为一个指挥和控制中心来支持防空行动。与此同时,该系统还能向位于战略位置的地面指挥官提供可识别的空中监视图像。

需要强调的是,“天眼”预警控制系统的平台是印度无法提供的,DRDO找到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利用后者提供的ERJ145支线客机完成设计。据悉,印度空军决定采购四架,以配合目前部署在阿格拉基地的三架以色列造“费尔康”大型预警机,加强国家战略预警能力。

此前,印度国防采购委员会已在2016年3月批准制造两架大型预警机,方式是购买欧洲空客A330宽体客机,在上面安装DRDO研制的360度视角有源电子相控阵雷达,据估计,这个项目的成本是900亿至1000亿卢比,而印度最终的计划是引进8架这样的大型预警机。

继“天眼”之后,印度在航展中重点推介的产品非国产“光辉”轻型战斗机莫属了。经过33年的漫长等待,2016年7月1日,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HAL)在班加罗尔向印度空军第45“飞行匕首”中队交付首批两架“光辉”战斗机,该机脱胎于印度轻型战斗机项目(LCA),该项目于1983年启动,耗时33年。在航展的头两天,第45中队的“光辉”战斗机在耶拉汉卡基地反复升空,试图证明自己的实力。专家透露,上的销售行规是只有自己装备的飞机才能说服别人采购,而被媒体形容为“技术落后于时代”的“光辉”战斗机,印度空军内部虽有抵触情绪,在政府的影响下还是在去年接收了6架,今年计划接收8架,最终采购量预计达130架。

由印度政府任命的审计委员会曾在一份报告中透露,目前“光辉”战机合理的产能为每年4架,但印度政府坚持将产能提高到每年8架,按照印度国防部长帕里卡尔的设想,“光辉”最好能代替已使用超过50年的米格21。然而要达到预定产量,对HAL而言存在相当难度,可是莫迪政府通过“印度制造”计划生产战斗机的愿望是不可改变的。

沉疴日重,积弊甚多

航展期间,围绕印度空军的发展弊端也是各界人士探讨的重点。长久以来,印度空军进口了大量外国军机和武器系统,但外界不太清楚的是,这些“舶来品”往往安排在组装生产,而且集成了许多印度本土设备,由于质量控制方面的缺陷,这些“土洋结合”的装备暗藏不少毛病,可靠性始终令印度空军难以放心,像安排在印度组装和维修的某些运输机、直升机的出勤率就明显偏低。

对于这些弱点,不少印度空军将领将其归咎于国有HAL公司。英国《简氏防务周刊》评价说:“过去近半个世纪,HAL垄断了印度所有空中武器的特许制造、维护和升级,HAL效率低下、技术欠缺并且超负荷工作,这对印度空军遂行战斗任务造成了负面影响。”印度退役空军中将巴蒂亚也强调,HAL之所以“一家独大”,历届政府均负有责任,“它们通过将私营企业排除在防务产业之外,‘帮助’HAL形成了垄断地位”。

预算限制也阻碍着印度空军的现代化。2017财年,印度空军的装备采购预算是2755.5亿卢比(约合41.1亿美元),与前几次年度拨款一样,85%至90%的资金是用于早年确定的大型采购项目,剩不了多少钱用于新的飞机采购和现役装备改造。与此同时,因为备用零件短缺及维修不力,印军战机出勤率越来越低,年平均值约为60%。

由于新战机引进速度太慢,印度空军已向国会防务委员会发出警告,如果拨款仍不到位,到2022年,印军战斗机中队将从32个减少到25个,因为多个中队从2017年起陆续淘汰超期服役的俄制米格21战斗机。印度空军飞行员培训也面临压力,印军只有253架不同类型的教练机,数量至少还短缺40%,况且HAL无法交付自2000年开始研发的“西塔拉”中级教练机,而印度政府又不让空军对外招标,坚持让军方等待HAL供货。

令印度高层头疼的是,近年来,印度空军在装备采购中出现大量腐败现象,就连一些重要官员也被卷进去了。2016年12月9日,印度警方逮捕前印度空军参谋长申德拉·帕尔·蒂亚吉,原因是他涉嫌在直升机采购项目中收受外国军火商的回扣。有证据显示,蒂亚吉主政空军期间,涉嫌收受意大利阿古斯塔·韦斯特兰公司(今属莱昂纳多集团)约6800万美元的贿赂,回报是把招标合同中针对直升机飞行高度的要求从6000米降低至4500米,从而促成意大利公司向印度空军出售12架昂贵的AW101V政府专用直升机,这创下自20世纪80年代印度“博福斯榴弹炮采购弊案”以来的受贿新纪录。

除了印度空军,印度陆军此前也曾以进口自动化设备为名购买豪华轿车以供高级将领享用。部分高级军官甚至被金钱或美色引诱,向外国军火商出卖军购情报,进而导致印度在军购中屡遭“敲诈”,不但所购装备价格居高不下,连交付日期也时常难以保证。

为防止军购中的贪腐问题,印度早在2001年就制定武器采购政策,加速决策制定、简化合同,以此来减少发生贪腐的可能。在此次直升机采购案“东窗事发”的2013年,时任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宣布起草新的武器采购程序政策。其中明文规定,印度将优先采购国产设备,最大限度地减少因采购国外装备而发生腐败案件的几率。这一举措得到该国部分专家的认可,防务专家尼廷·梅塔表示,“由于官僚作风拖延,所有国防采购项目均落后于计划,这会严重影响印度军队的战斗力,应改革采购流程,让军队和国防部专家在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与其他大国相比,印度国产军事装备的研发与制造周期通常更加漫长且易于中途夭折,这既是由于本国国防工业基础薄弱,也与印度自身的防务体制有脱不了的干系。

此外,印度相关部门的推诿与不作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本国国防产业的落后。印度本土军工产业的发展并未建立在坚实的传统大工业基础之上,且存在好高骛远、盲目攀比的战略焦躁心态,反映在具体装备研发与建设上则表现为一种“先难后易”的发展思路。虽然推动本土军工发展是根除军购腐败的一剂良药,但印度如果不能理清发展思路、找准着力方向,其军工能力薄弱、军购贪腐频发的情况仍难得到有效缓解。

相关的主题文章: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755-88888888